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开户彩金 > 正文

“我们的房子被他骗走了!”一说到这个男人,杭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4-16


买主把我带到三墩,给我开了旅馆 第二天起床,买方中的男人不见了

昨天11:45,陈大伯来访:

我是潮鸣街道的孤寡老人,今年65岁。

2015年2月1日,我家的房子挂在房产中介销售,因为女儿去世,我心情不好,所以想换个地方住。后来,另一个房产中介给我打电话,说有人要买我的房子。

于是,我去了这家房产中介潮鸣店,地址在潮鸣寺巷。


我房子挂牌120万元,本来说好房款一次性付清,当天下午4点,中介把我带到市民中心的房产交易中心,进行买卖。在交易过程中,都是中介给我操作的。签字时,我发现买房的人并不是本来要买我房子的人,对方说反正钱会付清,谁买房都一样。但成交后,对方并没有把钱给我。

中介说,现在已经5点多了,银行关门了,明天再把钱汇给我。

我一下子急起来,定金没有、房款也没有,这是怎么回事?

于是,中介给了我两万块钱,说是定金。我还是不放心,没拿到钱,我盯着他们不肯放。买主把我带到三墩,给我开了旅馆。第二天起床,发现买方中的男人不见了,只有一个女的在,反正我也不知道这一男一女什么关系。


女人说男人去工地了,让我先回家,今天肯定会打钱给我。到了下午,对方先打给了我40万,我稍稍放心了一点。

过了两天,买主联系我,说剩下的钱能不能宽限几天。又过了两天,这一男一女又找到我,说春节到了,要给农民工结薪,身边钱不够,能不能将给我的40万先借给他。

一开始,我是不同意的,但对方说农民工拿不到钱,到时闹起来,影响公司运作,到时我的余款80万,他们都拿不出来了。我一时心软,便同意把40万先借给他们。

我万万没想到,这是一场骗局,过完年,再也联系不上对方,我去他们公司,早已人去楼空。我向社区和派出所报案,中介解释说房子已经成交,跟他们没关系了……


据我所知,杭州已经有好几个老人的房子被这个人骗去了。现在房子被骗走了,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做人。

我该怎么办,想求助快报。

记者董吕平核实报道:昨天下午,我和这位来访的陈大伯见了面,他面容憔悴,声音嘶哑。

“我们的房子被他骗走了!”一说到这个男人,杭

“我们的房子被他骗走了!”一说到这个男人,杭

“我们的房子被他骗走了!”一说到这个男人,杭

程友泉写给陈大伯的借款合同和承诺书等。

陈大伯曾向浙江南方中辰律师事务所寻求法律帮助。

昨天,该所律师金柏霆说,律所确实在为陈大伯提供法律援助,就陈大伯陈述的情况来看,对方如果没有实际履行能力,将房子过户后马上转让、抵押等来“套现”,实际上就是诈骗行为。

目前,陈大伯一直在寻找程友泉,“希望他能站出来,把事情说说清楚。”

昨天下午,通过陈大伯,我们又联系到相同遭遇的另两位老人。

这个男人连续两年 陪我去坟头给我老伴上坟

吴老师,女,74岁,也是孤寡老人。

昨天,吴老师说起程友泉时,哭得眼睛通红。

“我们的房子被他骗走了!”一说到这个男人,杭

昨天下午,吴老师向记者讲述被骗遭遇,泣不成声。

“我们的房子被他骗走了!”一说到这个男人,杭

“我们的房子被他骗走了!”一说到这个男人,杭

我的房子被他弄去抵债了 我和妈妈住进了敬老院

阮老师,74岁,196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电子信息专业,退休前从事会计工作。

“我们的房子被他骗走了!”一说到这个男人,杭

昨天下午,阮老师向记者讲述被骗遭遇,掩面痛哭。

2014年,阮老师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是个女的,自称是搞投资的,见过几次面,“我中过风,走路不方便,她很关心我,走路都扶着我。后来程友泉就出现了,经常开车带我去他公司,对我很好。我离婚多年,女儿跟着老伴生活,所以我长期缺少家的温暖,对程友泉很信任。”阮老师说。

“我住的房子是我妈妈的,妈妈住在敬老院,程友泉忽悠我把房子转入到我的名下,结果他就把我三证拿走了,但是我还没想那么多,后来他就带着我认识了另一个人,一起去了房管局办了‘他项权证’。”阮老师说,自己根本不懂“他项权证”,当时还非常信任程友泉,“结果没想到是程友泉把我房子抵押给了那个人。”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