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注册彩金 > 正文

秋来韭花香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4-15

秋风缓缓吹来,云暗暗地低垂着,微雨便细细地筛了下来。一场秋雨一场寒。韭菜在薄寒的秋雨中,似乎感知了什么,很努力地绿着,不几日,韭菜便起薹了,开花了。

漫步韭菜畦田,秋阳暖暖地拂着,翠绿的韭薹顶着白色的花苞,小小的花苞神似出水的菡萏,单看,羞羞涩涩的,给人低眉嗅青梅的感觉,放眼一望,那气势就不同凡响了,万头攒动,更让人觉得奇妙的是,花苞绽放时的劲爆,恰如升空的礼花,花冠上弹出无数细碎的白色小花粒,随微风抖颤着,煞是好看。

静静地蹲在韭花前,秸碧花粉,翠翠莹莹,养目怡心,随手采一朵,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,甜滋滋的味道里隐约着点点辛辣,似乎能品出人生的些许况味。抬眼处,一对彩蝶在花间,蹁跹起舞,忽高忽低,贪恋着韭花的清香。

莹白的韭花,让秋有种别样的神采。

韭花,古称韭菁。汉时崔缇《四月令》云:“七月韭菁”。就是说七月韭菜要起薹开花了。五代书法大家杨凝式,有一幅“韭花帖”:昼寝乍兴,朝饥正甚,忽蒙简翰,猥赐盘飨。当一叶报秋之初,乃韭花逞味之始。助其肥羜,实谓珍馐。充腹之余,铭肌载切,谨修状陈谢,伏维鉴察,谨状。

杨凝式是梁唐晋汉周五朝元老,官至太子太保,大书法家,又为人疏狂,竟为友人相赠的韭花而感动不已,信以致谢,足见当时韭花的珍贵。

韭花,养眼,亦养胃。通常的吃法,就是腌制。韭花初绽,便用铁剪子铰下来,老了,就会结子,黑黑的籽,咬上去硬硬的,硌牙,影响口感。洗净的韭菜花摊在扁竹筐里晾着,再把已洗好的豇豆、辣椒、黄瓜,或切成段,或切成丝,或切成片,与韭菜花一起加盐等调料掺拌,然后,装入瓷坛中,用草纸封口,约摸一礼拜后,便可取食了,或佐酒,或下饭,“助其肥羜”更佳,无“肥羜”也无妨,吃的是韭花的味道。

过去,腌制韭花可作长远菜,深冬初春,青黄不接时,也不至于没有下饭的菜而干咬牙。老黄历了。而今,好像没有多少人腌制韭花了,估计也少人会腌制了。新鲜的蔬菜四季不缺,韭花炒肉丝,韭薹炒鲜虾……想怎么搭配炒,就怎么搭配,只要自己愿意。而今科技发达,诸如大棚蔬菜,无土蔬菜之类,反季生产,逆季上市,图着新鲜,习惯成了自然,似乎模糊了时令鲜疏一说。

当一叶报秋之初,乃韭花逞味之始。秋来韭花香,韭花到底还是秋食为佳,顺天应时。有关吃食,我想岂止韭花呢。

 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